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亮月的冠军之路

Path to Champion

 
 
 

日志

 
 
关于我

Don't aim for success if you want it, just do what you love and believe in, and it will come naturally.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西藏阿里) 五  

2008-06-24 00:02:26|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是可惜这里照片的损失太大了,效果差很远。。。25号我要去阿里地区,之后在珠峰转道尼泊尔,可能要20几天不能给你传照片上来。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原始森林。。。)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海拔五千多米色季拉山口狂风中的经幡...)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可可西里无人区中偶尔出现的工作站...)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格尔木青藏公路边的牧羊女)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无名的雪山...)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唐古拉山口...)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随处可见的西藏牦牛...)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五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丰硕的牧场...)

 

第九天

24号

从林芝回拉萨后就换了三人房间,同屋的是老杨和老楠,几天的时间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他们也是网上社区“木楼人家http://www.muloo.com”的创始人和图片频道的版主。老楠是贵州人,IT精英,工作在上海滩,是几个小公司的老板,性格有些内向,口才一般。老杨也是贵州人,和老楠在高中的时候就是相濡以沫、狼狈为奸的铁杆朋友,他是室内设计师,同时在贵州大学做环境艺术系的签约教师,年纪轻轻在贵州省已经小有名气,非常喜欢摄影,口才好,善表现,性格绝对外向,他还是个大烟鬼,本来我来西藏就是有戒烟任务的,结果和他在一起居然无法实现,好在我还算有点自制力,每天总共抽不了5根。这地方抽烟不舒服,打火机的火苗燃烧的也只有内地的三分之一高,摇摇晃晃很不爽的样子。他们俩都是80后,和他们相处我多少有点担心,主要担心我们年龄的差距,人生观、世界观可能都会有很大的不同,后期也确实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但是几天的相处发现他们倒不是那种“蚯蚓”一样斤斤计较的人。只要通情达理就不难相处,更何况我们还有共同的爱好就是摄影。另外他们此行也对宗教和人为景点不感兴趣,那么在时间安排上我们就会很好的吻合,这些都是我们能决定共同出游的催化剂。另外让我感激的是他们俩能够从我去林芝那天开始,一直在拉萨等我到24号取护照的日子。

除了我们自己之间的相互熟悉之外,几天来我们都在多方打听,寻找合适的车子和司机,争取早一些实现阿里之行。因为3.14的原因,2008年西藏的旅游几近瘫痪,想寻找一个车队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妄想,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去寻找一辆车况好、司机有经验又对脾气的一起走。但我定的原则是安全条件第一,快乐第二,如果不能满足这两个条件,我们就不出发,即使第二年再来也在所不惜。孙哥(我)这观点也得到这小哥俩一致同意。现在回头看看没什么,但当时对第一次来西藏的我们来说这样决定是需要很大勇气也很唐突的,因为阿里地区的危险和环境的艰苦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了。国旅和个人经营的车子我们都谈了,主要是性价比要谈好,司机水平和是否对脾气就更加重要。虽然单车走会充满危险,但很多司机和车主太渴望这单生意了,所以都很积极,价格也出现了很大的浮动,往年阿里一圈下来要18000元,今年没谱了,从9000元到12000元不等。后来我们初步订了一个9000元的,藏族司机,沟通起来有点不顺畅,不过还算热情。我们嘀咕一番准备晚上再谈谈,如果合适就签好合同后一两天内出发,正好今天也将护照和现金取出来。

晚上正在5238总结,老板娘兔兔(“去拉萨开酒吧”的博主)说,看你们在这里谈了好几天最后定下来没有?要是没定就给你们介绍一个汉族司机。我们当然愿意有更多选择...和老李见面是晚上10点多了,初见还以为是电影《疯狂的石头》中的坏蛋头子“道哥”驾临了。四川人,不修边幅,讲着流利的普通话。黑黑的脸膛泛着刚喝完酒后特有的红晕、小小的眼睛张合之间就眨出江湖人的狡猾、干裂的嘴唇四周是参差不齐黑黄交叉的胡须,双手皮肤粗糙但手形修长秀气,雪白的对襟衬衫上中式盘扣整齐利索,给人的感觉是此人决不属于表面看着简单、纯靠出卖体力吃饭的人...人家张嘴一谈话,立刻就证实了我的怀疑,原来人家是个摄影家,已经在西藏呆了9年,要做世界上最棒的西藏风光摄影家,而且他不拍数码只拍胶片。他还是“西藏雪域318摄影俱乐部” http://i.cn.yahoo.com/xy318的博主。人挺爽快,也很骄狂,对我们提出的很多问题有些不屑回答,而且说走就走,第二天我们就可以马上出发。好厉害啊!虽然他给人亦正亦邪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我们有这么多共同的语言,我们三个还犹豫什么呢,虽然我们为此要多付几千块现大洋。就这样匆匆之间我们回绝了藏族司机,就在第二天出发了。

 

第十天

6-25

拉萨——曲水——羊湖——浪卡子县(水库)乃钦康桑雪山——江孜县——白居寺——宗山公园——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住宿在拉孜县

计划15天的阿里地区之行就这么开始了。我们要去的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自治区的西部,北邻新疆,南面和印度及尼泊尔毗邻,东靠日喀则和那曲地区,西面与克什米尔地区相接。东西长600公里南北宽750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世界屋脊”上的“屋脊”,也有人将这里和地球的南北两极并列称之为“世界第三极”。所以到西藏旅游的人多半被告知“不到阿里等于没到西藏”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能揣摩出阿里在西藏亦或这颗星球上的地位了。尽管如此,来西藏旅游真正闯过阿里的人还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网络上不知道是谁写过下边的话:走进阿里,朝拜那生死相许的神山圣湖;走进阿里,惊艳那霞光中的扎达土林;走进阿里,慨叹那千年沧桑的古格遗址。阿里,这个地名曾经让多少人望而却步,也曾让多少人惊艳赞叹。每年11月到来年5月大雪封山,阿里便几乎成了与世隔绝的代名词。所以,真正能够闯进阿里的人,只需甩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就足以令那些炫耀者汗颜:“阿里,是西藏最过瘾的地方!”

六月还没到真正的雨季,但在这里听天气预报肯定没用,因为谁也说不准天上哪块云彩会给你落下点雨水来,一天当中可能会遇到几种天气,阳光、半阴、小雨、中雨、瓢泼大雨、冰雹、雨夹雪、雪、大风、中午的酷热或太阳落山后的严寒…所以此行是否顺利要看运气,真等到泥石流下来时,今年就再也没有进阿里的机会了。

车出了拉萨经过曲水县,就一直在爬坡,从3600米升到5000米。路都是碎石和土铺成的,非常难走,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往右的车窗外是不见底的深谷,心脏不好的人最好不要坐在这个位置。当时还在下雨,四周雾气昭昭能见度非常低,我们很担心是否能看到第一个向往的景色——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措,也就是著名的羊湖。据说在西藏不管是哪座神山哪块圣湖都是有生命,有灵性的。这里每个人的灵魂寄托、家族的灵魂寄托、甚至一个民族的灵魂寄托,都和动物界或植物界的某种生物有关,动物界的老虎、狗熊、狮子、大象、牦牛、骡子、绵羊,植物界的树木、花草、甚至自然界的湖泊、山丘也都可能是神灵所寄居的场所。如果没有很大的缘分和巨大的运气,她们就会深藏在云层或雾气当中,任人为了信仰或时间、金钱成本的不划算而在那里焦急等待,真是十天半月看不到而一步三回头遗憾走掉的大有人在。

车子还在慢慢的爬坡,雾气中看不到坡顶在哪,就在怀疑自己没有机会的时候,车子已经到达山路的坡顶,阳光在一瞬间就拍打在我们的车身上,仿佛要蒙上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猜猜是谁在和我们游戏。当我们终于翻过了这座山口,看到藏区湛蓝如洗的天空,白得发亮的云层,切割纵深的大峡谷,还有那些就像仙境中的大雪山,此时感到自己正在拉动西藏封闭了几千年大幕的绳索,不知是豪迈还是狂喜。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一块遗落在高原的蓝宝石,又像蓝色飘带穿插在一座座山岳之间,柔美而圣洁,令人叹为观止。老李说,好好欣赏吧,这就是羊湖,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湖水,海拔4441米,东西长130公里,南北宽70公里,总面积638平方公里。因为羊湖的形状狭长,我们能看到的还只是她的三分之一,另有一大片被丘陵一样的山挡在身后,要是能航拍,还不知是一种怎样的美。在甘巴拉山口的经幡前稍作停留,车子就沿湖边前行,不同的角度我们都拍了很多照片,但再多的照片也无法全面表达这种感受。再往前走,还看见牛羊在湖边悠闲的吃着草,少女牧民们在旁边嬉闹,仿如一幅幅隔世美景。很快我们就和湖水平行了,远处的景色都毫无保留的倒影在清澈的湖里,水静得没有一丝波纹,天气也变得晴朗,真怀疑刚才是否从雨中冲到这里的。就这样我们一直行进在羊湖的右侧,走啊走,老杨因为高反睡着了(只要接近5000米海拔,老杨就会犯困直至睡倒),走了多半个上午,湖水还在陪着我们,不由得感慨这湖太辽阔了。

经过浪卡子县,是乃钦康桑雪山,海拔7191米,距离很近的冰川看得真真切切。停车拍照时,有几个小藏民走过来要钱,把早餐剩下的油条给了他们。有一个16岁左右光景抱着小孩子的男孩跟老杨说,要不要小孩?老杨给吓坏了,扑棱着耳朵以为听错了,等那小藏民又重复了一遍,我们才信以为真,说你怎么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啦?他说不是他的,而是他哥哥的…我侧头看看老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两天后老杨还记得这事,说当时被气坏了,感觉这里的人缺少人性…我觉得他言重了,其实这种事不奇怪,过去北京魏公村附近有个新疆村,在那里也遇到过新疆抱小孩的妇女问我要不要小孩的事情,也许这是西部人的一个玩笑呢。

等开始下坡时我们就到江孜县了,那里的饭菜挺贵,也不好吃。临街全是经商的铺面房,虽然都关门停业了,但可以看出往年这里旅游生意的繁荣。西郊的寺庙叫白居寺,很有名,藏语名字叫班廓德庆。明宣德二年(1427年)始建,最早属藏传佛教萨迦派(花教),后来其他教派渗入,于是形成了萨迦派、格鲁派、噶当派(白教)共存的局面。我们到门口胡乱拍两张照片,就有喇嘛出来阻止,说必须买了门票才能拍,我觉得他们的要求挺影响喇嘛形象的,干脆不拍了。由于对宗教不感兴趣,就没有多停留。江孜的另一个去处是《西藏人民抗英纪念碑》后边的宗山公园,也就是红河谷遗址,是1904年英国人拖着小钢炮从印度打进西藏来的地方,当时在这里驻守的藏族军民在宗山上修建了堡垒,并且用弓箭、弯刀等简陋武器以死相拼了8个多月,最后弹尽粮绝全部殉国。由宁静主演的电影《红河谷》就是以这里为原形创作的。

离开江孜不久,天气又开始变坏,雨加冰雹倾盆而下,十几分钟的时间,山上就看见一条条黄色泥水留下来,干涸的河床很快就形成了一条条的“黄河”,老楠这个IT精英居然形容是山神在闹肚子拉稀,虽然不雅但很形象…

距离日喀则将近50公里,远远看,整个城市弥漫在风沙当中,看着很壮观,但心里不是很舒服,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比较好。由于风沙太厉害,满城尘土飞扬,路过最有名的扎什伦布寺看了一下,这里的狗多得也需要用壮观这个字眼形容,藏族人辛苦的挣些钱,全都捐献给寺庙,喇嘛们再拿钱去建寺庙和自己的寝居,还要养无数的狗。灰尘太大了,我们都没有拍照,对于宗教,我们兴趣都不是很大,我们觉得这里除了寺庙也没什么其他好看的了。尽管日喀则市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我们还是决定不在这里更多的停留。当即直奔拉孜县,老李带我们找了当地最好的酒店——拉孜上海大酒店,门口停有很多车,醒目的红色条幅《欢迎XXX检查团来拉孜》高高的挂在门头,有几个醉醺醺的人从酒店里走出来,官派十足。老李说就住这里吧,将是整个行程条件最好的住处了。进去问,房间还有,就是和这里的条件相比太贵了,而且怎么砍价也没有松动。我们想干脆就去住藏民开的小旅社好了,听说只有50元/床。当我们退出来准备走的时候,一位操四川口音的保安出来,说也许可以少点的,还真没想到保安也可以做主进行优惠,这样我们将价格砍到了180元/三人间,司机的房间免费。哈哈!热水很充足,被子也是新换的,干净的我们以为在北京呢,值了!看来我们沾了检查团的光。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