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亮月的冠军之路

Path to Champion

 
 
 

日志

 
 
关于我

Don't aim for success if you want it, just do what you love and believe in, and it will come naturally.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西藏阿里) 十  

2008-07-08 15:26:5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西藏的颜色是我走过所有地方最丰富的,在这样自然的颜色里能带给人如童话世界的感觉.)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路边无名的温泉,水温80度,强烈的硫磺味道,地表是热的,除非专业登山鞋,穿其它就等着吃"烤鸭"吧)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藏族大哥带着他的孩子,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新奇的打量我,索性到他家去玩...)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他叫多培,我们语言不通,只能互相猜.二年级.我给他写了"海涛从北京坐火车来西藏找多培玩"他只认识北京/火车/多培/西...)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多培的爸爸,他用西藏文字留下了地址,我会把他们的照片邮寄给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神山__因为同行的哥们在山脚下大便,气的神山一直没给我们露出全景,我们在山脚下等了5个多小时.但这样也很好看了...)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和神山并列的圣湖,早六点我就去拍照,省得谁又不敬让我看不到.这里的天气很怪,神山圣湖珠峰等都很难看到,需要缘分和运气)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十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多种地貌一网打尽.全收眼底)

 

 

第十七天

7-2

圣湖玛旁雍错——鬼湖拉昂错——普兰县城

太阳也快要出来了,老杨拿着相机从那房间里钻了出来,听到那边门响我也顺势起来关上手机闹铃,时针指向6:17分。发现我们就处在距圣湖玛旁雍错500米左右的一间只有3间房的小建筑群里。老杨在前我在后相距100米左右向圣湖边走去。前边老杨已经将三脚架支撑好,我也准备正式抬眼在微弱的光线中瞻仰圣湖美景的时候,忽然一股凉风再次袭击了我的后背,五条硕大的土狗狂吠着向我们狂奔而来,气势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当时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这回真的要沉沙折戟了,因为一路上我们都对当地的狗怕之又怕,唯恐躲之不及,即使这样被狗咬伤的景象还是不断的在大脑中演习,每次在镇子或什么地方下车,我们都要左右看看才会开车门。这次是五条大狗冲向毫无遮拦的我...不过也许是经历过前两次恐惧的考验,这回在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时候,我却出奇的冷静,竟然没忘记喊老杨不要动,并且顺手给这五条狗拍了照片,趁他们还没到,迅速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可惜这根木棒只有一尺长,上边拴着一块破布,不能给我壮一丝一毫的胆量。狗们冲到离我4米远的时候就站住了,扇子面排开,或坐或站在那里与我对恃。双方一动不动,侧眼看老杨背对着我们也是快尿裤子了。感觉这样僵持下去太被动,干脆进攻吧,试探着慢慢的弯腰做捡石头的动作,要是在汉地这个动作基本就能将来犯的狗给镇住,但这里的狗根本不怕这种简单的套路,得到命令一样一起站起来要进攻的紧张架势,嘴里发出野兽进攻前的低呜声,我知道我再弯一点腰它们就能一起冲上来将我撕个粉碎。不敢再有大动作,慢慢直起腰一公分一公分虎视眈眈的往它们面前蹭,算是从气势上进攻,也是我能做到的最后一个招数。狗们似乎有反映了,当距离它们3米左右的时候,它们嘴里发出的腥臭气味就快将我薰晕过去的时候,那无声的命令似乎再次响起,集体右转朝东扬长而去,阵阵狂吠声变本加厉的抽取我自昨夜就被用剩下没几毫克的胆汁。此时心悸的我,在微弱的光线中瑟瑟发抖,不忘感谢圣湖给我的保佑。

玛旁雍措没有羊湖那么漂亮,离湖边10米远的地方就是松土,踩一脚晃一片,担心再次陷落就不敢太靠近了。太阳还是没有出来,胡乱拍了两张,心里总结着这几个小时内的两次心跳,表扬自己还能站在这里欣赏美景的心理素质,得到升华的感觉油然而生。此次来西藏遇到这几次危险并且能战胜恐惧后化险为夷,一得益于当地神灵的庇护,二得益于自己的运气,三得益于自己的镇定。在西藏生存运气是尤其重要的因素,看不到,摸不着,不能吃,不能穿,不能换来一分钱,但它是命中随时会给我们带来帮助的东西,只有在我们最需要它的时候,它才会出现,它和自身的努力和神灵的护佑一样重要。

太阳终于出来了,从一大片乌云的背后冒出来,一边是金色的阳光,一边是玛旁雍错深蓝色的湖水和远处的纳木那尼雪峰。这就是许多宗教典籍和传说中都曾记载描述过玛旁雍错——圣湖。她位于冈仁波齐峰东南20公里处北侧,海拔4588米,面积412平方公里,湖水最深可达70米,是世界上最高的淡水湖之一。印度传说中称这里是湿婆大神和他的妻子——喜玛拉雅山的女儿乌玛女神沐浴的地方,而西藏的古代传说认为这里是广财龙神居住的地方。玛法雍措藏语意为“永恒不败的碧玉湖”,据说这是为纪念11世纪佛教战胜当地本教所取的名字,源起于11世纪在湖畔进行的一场宗教大战,结果,藏传佛教噶举派大胜外道黑教,“玛旁”就是纪念佛教的胜利,此湖因而得名……唐朝高僧玄奘在其所著《大唐西域记》中对玛旁雍措也有所描写,将这里称为“西天瑶池”。佛教经典中将一处湖泊称为“世界江河之母”。她是西藏三大圣湖(另外两个是那木措和羊卓雍措)之一;最重要的是,只有玛旁雍措是在神山脚下,而神山被佛教、印度教和耆那教都认为是世界的中心,由此可见玛旁雍措在宗教中的神圣地位了。

     历来的朝圣者都以到过此湖转经洗浴为人生最大幸事。其实,玛旁雍错作为圣湖之王的地位,即便仅对一般旅游观光客来说,也是无可置疑的。信徒们认为,这里的圣水能洗掉人们心灵上的“五毒”(贪、嗔、痴、怠、嫉),清除人肌肤上的污秽。印度人对玛旁雍措的敬仰之情还由于印度著名的领袖圣雄甘地的骨灰也曾撒入了玛旁雍湖。所以每年夏季,印度、尼泊尔和西藏的香客纷纷到此朝圣沐浴以求功德,他们还将圣湖的水千里迢迢带回家去,当作珍贵的礼品,馈赠亲友。(以上摘自网络资料) 我也很想装几瓶圣水带回北京分装给大家,但很怕圣水在之后这一路没有条件得到我很好的保护,想想还是忍住了。或许将来有高人指点的时候,才有机会得到圣湖更多的眷顾。

回去简单收拾一下我们就向普兰县进发。专门去看拉昂错——鬼湖。西藏是中国,乃至是世界湖泊最多的地方,而西藏的湖泊,每一个都美的让人心痛,碧蓝的湖水映着湖边的雪山,仿佛到了仙境,让人流连。

拉昂错紧紧的依靠在圣湖玛旁雍错的西侧,勾画出一个美丽的月牙形状,更加蔚蓝,而玛旁雍错的形状宛如太阳。日月同辉展示了一种共荣光辉的和谐气氛,至美至极。两湖之间的地带是进出普兰县的必经之路。据说鬼湖是无风三尺浪。其实这里景色非常美丽,湖边暗红色的小山,颜色迷离,行至湖边,耳边阵阵波浪声,卵石滩象一条白亮亮的银链,镶在湖边,一株株无名的小花,开放的朴素自然、美丽大方,如果没有这些花对蔚蓝色湖水默默无闻的装点,鬼湖这绝色鬼魅的妖娆就不会存在,这朵朵野花实实在在破坏了空寂的氛围却又显示出一种突变的感觉。湖里还有一个小岛,也是暗红色。站在拉昂错湖畔,阵阵奇怪的感觉在胸中升起,偌大的湖区见不到一人一畜,空旷得象是站在了宇宙边缘,太静太静的湖泊…空灵的感觉让人在心旷神怡之外又隐隐的感到窒息压抑,精神脆弱的人此时也许会想到投湖自尽,达到进入天堂一样的美好境界。圣鬼两湖不但相隔不远而且水路相通。也许因为造化,圣湖和鬼湖的水质完全不同。圣湖的水清冽甘爽,鬼湖的水苦涩难咽。两湖在一起既和谐又具有根本的不同,她们同样在一阵柔风中轻轻起伏,没有炫耀没有悲戚,只有千古的厮守。敢说这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两片水域。 

决定去普兰县城,看看普兰国际交易市场。路很难走,中午一点左右到达,在进县城前的一个加油站遇到“严格的”安检,警官从里面出来,拿着一个仪器,搞得像坐飞机一样,还叫我们把登山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检查,老楠带的一本英文小说和一本生存手册他坐在那里也要翻看半天,而我们都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他装牛X,好像英文学的比我们还拽。折腾了近30分钟,看这人耍猴子一样丑陋,心里暗骂几句,嘴里却不得不说一句“谢谢”,不屑的大步离开所谓的安检室,听到身后他在大骂一个藏族司机…阿里一路下来我们大概经过几十个检查站,每过一个都要拿出所有证件,站在那里等他们慢吞吞的登记,询问。武警部队的态度一般都比较好,但公安的就很差,态度多半不好接受,“和谐”氛围在这里任重道远。

到县城住最好的宾馆,160元/标准间。登记完后出去吃饭,在一家比较像样的餐馆老杨非要点只鸡,本来想腐败一回,可是老板说没有鸡,真想吃交了钱她去买来再做。阿里一圈下来的餐馆好像都是这个规矩,想吃什么,老板都要去现采购,所以吃一顿饭总感觉不是很连贯,加之价格贵的让人心里很不平衡,所以我们多半是有什么点什么。还经常会遇到菜里边的肉都臭了的事情,也不知道存放多长时间了,最后点肉菜的时候我们就要求他们开一盒军用罐头,用里边的肉来炒菜。也许还是因为3.14的缘故吧,反正这里商人不是很厚道的感觉一直笼罩心头。就如这顿饭,最后我们点了三菜一汤,非常简单的菜,却也要近200元。

回宾馆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又踏踏实实睡了一大觉。醒来已是下午7点多了,一起出城10公里到一村庄去拍照,油菜花、土林、雪山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画。可能是刚睡醒,精力充足,看到熟悉的油菜花,一时兴起。我们在那里合影,嬉闹,尽管这里海拔4000多米,四个男人此时都像男孩,翻跟斗,象疯子一样瞎跳,吓得几个刚放学(这里孩子放学时间比我们要晚很多)的藏族小孩瞪着大眼睛,疑惑着把青鼻涕吸遛回去,互相望望,撒腿就跑。难道我们真的很可怕么?太阳从雪山背后下去了,我们返程找到另一家“圣城名吃”餐馆,点了干锅鸡,190元,味道不错,着实腐败了一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吃了,老杨啊老杨,终于吃到了鸡,可惜厨子手艺一般,反正我是没吃出什么名堂,而且黑不溜秋的一碗很难看。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