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亮月的冠军之路

Path to Champion

 
 
 

日志

 
 
关于我

Don't aim for success if you want it, just do what you love and believe in, and it will come naturally.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西藏阿里) 九  

2008-07-08 15:04:3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70--200的镜头在西藏肯定不够用,后来没辙和别人拼了一个24--105.勉强用...回去又得花钱置办设备了)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在这样的地方总不免有要起飞的感觉)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在5600米的地方徒步攀上6000米左右的火山口,照片上看不出,其实很高了,虽然只上400米,但已经喘不上气了,风巨大冷的很,同行4人我体力算最好的,顺利到达顶峰)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和两个喇嘛谈经论道交了朋友,他们不知道北京有个雍和宫我很奇怪,约他们来北京看看.)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在藏民家弹琴,8根弦的藏族乐器我只能弹响6根)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300年前神秘消亡的古格王朝,内部的壁画非常精美.距它600米的藏尸洞很恐怖,里边的尸骨都没有头,被三两层的摞放着,臭的很)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无人区路边休息,周围非常安静,100米开外如果有人说话也能听的清清楚楚.在这里的河边差点送命:想沿着平静的鹅卵石河床走向山腰中的冰川,结果河床根本承受不住我的体重,迅速往四周挤压,就象踩在乒乓球堆里一样,发出打雷一样的轰鸣,几秒中我的脚就陷下去了,下边好象是空的,越陷越深,同行的另外3人距离我有半公里,死亡袭来的声音和感觉太恐怖了...只能自救...

通过这次,我真正认识自己的勇敢和镇定了,而且理解了战胜自己才能战胜恐惧才能有机会将问题解决...回来再讲给你听...)

 

(原创)给亮月的照片  九 - 亮月 - 亮月的冠军之路

(在北京看这种颜色只能在给钢笔灌墨水的玻璃瓶子里.)

 

第十六天

7.1

扎达——锑矿点——火山带——门士——神山冈仁波奇——巴嘎——圣湖玛旁雍措——

天未亮就起床,下弦月伴着我们离开扎达,来到20公里外的一个观景台,国家地质公园真是不一样,灵芝地区有一个,各种植被让人叹为观止,这里又一个,几十公里外的层层黄土,再过去几十公里是喜马拉雅山的皑皑白雪,转过头来,还隐约看到彩虹,真是非常好的摄影点。天气太冷,再加一条抓绒裤才敢从车里出来,手指按动快门的时候也不是很灵便。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运气,只见到一点点金色阳光,刚刚照到土林的一点头发稍就被乌云给遮住了镜头,可能是老楠昨天在悬崖上方便毁了声誉,老天爷把一些怨气带给我们。

来到一片平整得无边无际的草原,因为杳无人烟,这里已经没有一点宗教符号和气氛。我们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可能是前晚因为天黑经过时没发现它。老李说系好安全带,我要飞了。车子在草原上笔直向着天际狂奔而去,到悬崖边,他看了里程表说正好五公里。因为老杨和老楠都不驾车所以可能体会不深,对我这个十几年驾龄的人来说,老李的车技还是不错,首先不管在什么样的路上他都能控制相应的速度,把车子开的很稳,尤其经过上百米的河滩,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和记忆力,从哪块石头的左边还是右边,距离大概是多少,都要计算清楚才能下水缓缓的开过去,否则就可能陷在水里出不来,等救援可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整个行程中狭窄、崎岖、险峻、九曲回肠、夺人魂魄各种复杂的路况都出现了…在这种路况下一直保持稳定的心态和技术而且是单车开出来很不容易,换了我早烦了或掉沟里了。

路边有很多树木的化石,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节节的朽木,千万年前这里应该是一片森林。直到车停下来,发现身处一片片火山,千万年前火山喷发流下的石浆有红的,黑的,还有绿的,那些绿色的就像一碗绿豆稀饭被搅成一个个漩涡,更像一块画森林的冷系调色板。                                                       

一条突然出现窄窄的碎石路蜿蜒的伸向远方,老李也是头一次发现还有这样的一条路,我们决定去闯闯,向右打轮就冲了下去。走了大约15公里来到一排工棚面前,门都没有上锁(我们估计这里不可能有人来,所以在这个地方可以夜不闭户)下车扒着窗户往里窥探,根据房间内的物品分析这是一个采矿队。还真发现有个人躺在里边,盖着厚厚的被子睡大觉,我推门闯了进去,那人惊醒后揉着惺忪的睡眼审视了我半天,我说你好,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人张口说话后我才知道是个汉人,互相敬了根烟就聊了起来,原来这是火山地带,各种矿产丰富,曾经有多个地址勘探队来过这里,他们的湖北老板知道信息后,一共雇有50多名藏族人修了那条碎石路后在这里开采锑矿,现在他们在那边的山上已经开出三个窑口,虽然产量不大,但银光闪闪的锑矿石样本含量很高,就摆在另一间房子里,惦着手里的这块石头,看着被炸开的山体显露着灰色的忧伤,房前一条原本清澈的小溪也被弄得像被鸭子搅过的沟渠,心里百感交集,下回我再到这里也许歌舞厅都盖好了。自古藏族们就向往富裕,他们的民歌中唱到“人永远不会老,石头上也能长出庄稼,老虎是我们的坐骑,鸟儿会唱歌、鲜花会说话、星星可以随手摘来做胸前的宝石,彩虹可以剪来做衣裳、河里流淌的都是酥油茶,人们只需干一年活,就一辈子吃不完,剩下的日子我们就唱歌、跳舞、吹口弦,和野兽们嬉戏玩耍。” 这是多么乐观的民族。尽管这里生活清苦,但这里的人比任何地方的人都快乐多了。虽然在社会发展的大潮中,他们也在历史性的进步,着重实际,追求经济,但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会把人生简化成三件事:干活、信教、娱乐。他们身体的需要交给劳动、精神的需求交给宗教、其余空闲下来的时间就都交给了唱歌、舞蹈、喝酒、和谈情说爱,哪会想到炸毁自己心中的神山来换钱财?而相比较之下,我们所谓的文明社会又是怎样做的呢?难道真的需要跑到这里来炸山,靠破坏环境、破坏宁静、靠挖神山的墙角靠污染圣水换些银子才能安心吗?这些突兀的伤口触目惊心的揭示在眼前,也许千年时间也无法愈合,真的让我感到无语。

既然出来玩,还是尽量高兴,很多事管不了只能叹口气走自己的路。全副武装爬上最近的一座火山,坡度从四十五度逐渐到七十度左右非常难爬,山上有好几种从未见过的花草紧紧的贴着地皮顽强生长,也有浑身是孔的石头悠闲的瞪着大小眼儿守候着看山的承诺,还有各种石块经过高温的撮合永远连理在一起,靠时间证明它们的爱情...面对的一切景色唯一的感觉就是雄奇险峻、严酷和荒蛮,它不仅很美,而且美得令人惊惧。

想坐在火山顶上休息一会,但实在坐不住,那种刺骨的寒风可以吹走太阳照在我们身上的所有温度,五官早已冻木,拿着相机的手哆哩哆嗦的不听使唤,我们估计了一下这里的温度应该在零度以下甚至更低,比山下最少要低10或20度。当时我们爬了一个多小时,从下车开始往上大概走了700米,海拔上升了400米左右,人都已经气喘吁吁,是我到西藏唯一一次感觉缺氧到自己不得不重视,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老李估计这里海拔5000米,但从我自身的感觉来说这里应该将近6000米或更高。

离开休眠的火山带,大家都饿的不行,把备用的巧克力和牛奶拿来充饥,牛奶如冰,估计老楠又要拉稀了。一路小雨淅沥,老楠也屁声不断,我叫他稍微忍着点,别再把它当作一件自豪的事。可是他还为自己辩护,说这是什么正常生理反应,大家吃的都一样,就不相信你们不那样…他这样强词夺理我们也没辙,侧身靠在窗玻璃上,心里直呼救命,老杨最痛苦,因为挨着老楠坐被熏的直喊停车,到下边蹲着抽了一根烟才缓过来。其实闹肚子、涨肚也是高反的一种症状,我们就这样忍了老楠一路,直到一个叫门士的小镇停下来,才算结了这段苦难。

在门士乡我们吃中午饭,由于不想耽搁太多时间,在路边的一家餐馆只点了四碗面,一盘清炒小白菜,很饿了却也感觉味道一般,结账时68元,让我们大吃一惊,一小盘小白菜就20元!气鼓鼓地说要拍照发到网上让以后的人别来这里吃东西,可是谁也不敢拍,因为几位老板看起来太强壮了。

到神山冈仁波奇时还很早,远远看去,冈仁波齐峰的正面有一个佛教十字的标记,极其神奇。从地理上来说,冈底斯山脉地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区,恒河、印度河、布拉马普特拉河等大江大河均发源于此。在信教者的心目中,这些河流与冈仁波齐有着神圣的关连。据苯教经典描述:从冈仁波齐而下的一条河,注入玛旁雍湖——不可征服的湖泊。四条大河由此发源,流向北、南、东、西四方。流向北的森格藏布——狮泉河(下游为印度河),钻石矿藏丰富,饮此之水的人们勇似雄狮;流向南方的是马甲藏布——孔雀河(下游为恒河),银沙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孔雀一般可爱;流向东方的是当却藏布——马泉河(下游为布拉马普特拉河),绿宝石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良驹一般强壮;流向西方的是朗钦藏布——象泉河(下游为苏特累季河),金矿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壮如大象。(以上摘自网络资料)

此时雨水刚停,天上乌云压顶,只见神山的一小部分十字架,车子在神山前的草原上绕了几圈,很有风吹草低的感觉,远处几只藏羚羊机警的瞄着我们,保持着安全距离。在一个较好的角度停下来,天上两只不知名的小鸟吱吱长鸣,看着那飘飞的翅膀盘旋在头顶,我们居然不约而同的想到家乡在我们脚下5000米,想到那里的小鸟飞的再高也只在我们的脚脖子徘徊。老楠下车直奔一公里以外去上“厕所”,回来还说什么鸟语花香之类爽死人的话,在神山面前如此大不敬,我们另外几个真想踹他。就这样在车上等啊等,乌云把神山全罩住了,眼前山巅的迷雾和巨大的佛教万字符给我们增加了更多崇敬和神秘。冈仁波齐峰是冈底斯山脉的主峰,海拔6638米,藏语“神灵之山”,梵文“湿婆的天堂”(湿婆为印度教主神),苯教更是发源于此。至今冈仁波齐却仍然无人登顶。根本的原因不是由于其攀登的难度,而更是由于他在藏人和其他信徒心中的神圣地位,无人敢去冒犯众怒。

    冈仁波齐之所以被称为神山,有其深刻的地理和宗教原因。迄今仍有四种宗教:印度教、耆那教、本教和佛教的数以亿计的包括蒙古人种、雅利安人种及一些马来人种的人群尊奉它为世界的中心而虔诚信仰它。冈仁波钦是这四种宗教的万神殿,奥林匹斯山。

    笃信佛教的藏族人坚信:朝圣能尽涤前世今生的罪孽,增添无穷的功德,并最终脱出轮回,荣登极乐。因此,总是有数不尽的藏族人,以独有的磕长头方式俯仰于天地之间,向强磁场般的圣地跋涉。没有血肉之躯,便无朝圣之举,没有风尘仆仆,便无朝圣之途,不历经千辛万苦并跨越真正的时空,就不会有心灵的虔诚。朝圣对于一个信徒而言,是可以以一生的时间去认真对待的神圣之举。甚至可以这样说:超出“苦行”意义之上的朝圣之旅是将个体生命之旅推向极致的唯一途径!转山是来自不同地方朝圣者最常采用的方式。转山道分两条:外线是以冈底斯山为核心的大环山线路,内线是以冈底斯山南侧的因揭陀山为核心的小环山线路。外线总长32公里,徒步需3天功夫,磕长头则需15-20天。转山人一般都是在转足13圈外线之后再转内线。每逢藏历马年,转山的朝圣者最多。据说佛祖释迦牟尼的生肖(藏族传统生肖观受汉族相应观点影响较多,其生肖属相大小的具体排列也和汉族相一致,依次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也有作乌鸦的)、狗、猪。(藏历结合阴阳及五行等学说,在具体年代节气等方面和汉地不同,故生肖也略有区别)属马,马年转山一圈相当于其他年份转山13圈,且最为灵验和积长功德。 

      沿着冈仁波齐脚下一圈的山路,是一条千百年来被无数朝圣者踩过的圣路,五大宗教的任何一个教徒,都以一生中能有机会围着冈仁波齐转一圈为荣,这条路也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徒步线路之一。因此每年5-10月大雪没有封山时,这里有大量来自我国西藏、印度、尼泊尔、不丹的信徒前来朝圣,也有不少国外徒步爱好者和游客费尽周折前来一睹风采。据说一些信徒,在刚刚朝圣时,带着家里全部的牛羊车马和贵重衣饰,沿途施舍,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时,就变成了被别人施舍的乞丐,但这些快乐的人还孜孜不倦地走在路上。许多藏人,就出生在朝圣的路上……(以上摘自网络资料)

我们从下午15点一直等到21点钟的样子(等了近6个小时),老李惊呼神山,只见乌云开了一个小缝,神山的尖顶在我们眼前恰如白驹过隙,来不及拍照又躲到乌云里去了。太阳再往下垂的时候,金色的晚霞再次铺展开来,顶着刺骨的冷风,我们摆着脚架拍了一下奇特的晚霞,还有百公里外的那木拉尼雪峰。

直到天黑,乘车越过一条条近一米深百米宽的河流,经过无人守着的售票处,来到神山风景区内营地,那里是一排排的建筑,有旅店也有餐馆,但因为没有电也没有什么客人,整个营地黑漆漆的。车还未停,就上来四位年轻小伙子,用手电照着我们问买票没有,老李反应还算快,说我们吃饭就走。在一家兰州面馆里问老板,老板边点煤油灯边说今年好像改为私人承包了,门票从去年的80元涨到今年的200元,已经和劫道的差不多了,这么贵的门票很多人进不来,害得他的生意也受影响,这些黑心商人知道大家要转山就偏偏要敲你们的竹杠,最好就是躲开他们。反正我们也不转山,神山在哪个角度都能看,没必要住一晚上每人交200块大洋,所以饭后我们决定直奔巴嘎,想在那里住宿。结果发现那里没有几栋房子,只有一个兵站和几个帐篷。还有一家“成都大酒店”是砖土结构的平房,房内横铺着能躺下三四十人的大通铺,有几个男人在里面抠脚丫抽烟叶子,开门即弹出一股杂着百种味道的瘴气,耀武扬威的往我们脆弱的肺里钻,老杨形容这和古格的藏尸洞没有太多区别。我们看看帐篷,里面男男女女进进出出,其中还有边系裤带边走出来五大三粗的女人…我们四个面面相嗤,从大家的目光中看不出什么留下的意思。干脆去问问兵站,车灯晃过,犬吠长鸣,终于打着手电出来个扛着一杠两星的人,说兵站没有被子,不能住宿。问我们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老李说你这里没法住我们就准备到温泉沟去,听说那边有住宿。当下这少尉就突然发威了说“你的话破绽太多,不得不引起我的重视,你一个老司机,你是真的不懂吗!去那里干吗!老实说!那里哪有住宿啊,那里只有我们部队的一个重要部门…”好家伙!他为了炫耀自己,竟然无形中透露了温泉沟有一重要单位,这不是泄密吗?

没有办法,我们在摆脱了兵的炫耀和不断的挖苦询问后连夜赶往圣湖玛旁雍措,到那里已是半夜两点多了。远处有点亮光,开到跟前看出有人,便按喇叭吵醒了里边的人,两个藏族青年出来,讲了一番价,每人30元一晚。藏族小伙准备好汽车电瓶接上电灯(这里没有电,照明用汽车电瓶),我们方看清这是人睡的房间而不是牛棚,里边摆放着六张类似床的架子,上边放着看不清颜色的包袱,抻开是一套套暴着灰尘的被褥。我实在受不了那气味,便申请到车上睡觉。老李说你不怕冻僵就去吧,我说宁可冻僵了…他们拿出睡袋,我把手机闹钟调到7:10,趁着天气还没让我冷得睡不着,抓紧大睡了。半夜3点半左右,我被一声巨响惊醒,周围伸手不见五指,风声呜咽。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车上,眼睛刚刚有些暗适应就发现有一个人头模样的黑影在前挡风玻璃方向盘侧晃来晃去,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知道鬼并不可怕,可碰到坏人麻烦就大了。赶忙悄悄坐起把提前准备在手边的哨子含在嘴里,左手抄起头灯,右手握住水果刀,静候事态发展。黑影肯定是看不到我,还在那里动来动去,弄出些蟋蟋嗦嗦的声音,在异常安静的环境里搞得我一身身的凉汗从后背溢出来,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这次是真的害怕了。等死不是办法,索性我也豁出去了,把拿着头灯的手慢慢伸向前座挡风玻璃前,贴着那个黑影迅速按亮…我靠!当时我差点没气瘫在坐位上,原来是一只野狸猫,比普通的家猫要大三分之一,干干净净的,两只耳朵上长着尖尖的翎毛,一双水晶晶的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刺眼的头灯。待我想起拿相机的时候,它已经“飞”走了。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受到惊吓了,严重程度一点不亚于第一次。再想睡已经不太容易了,温度非常低,从后边翻出所有衣服在狭窄的空间里一件件的套上,后悔没有带睡袋来,更后悔没管老李要车钥匙,即使这样我也没有一点要去那屋里睡觉的意思,对味道的敏感害苦了我。迷迷糊糊的天已经放亮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